伟大的蠢朋克,这次终于不是「诈胡」了!

2019-04-17

老实说,Daft Punk并不是最早诞生的电子音乐乐队,但却是公认的“神一般的存在”,是前所未有的传奇乐队。




《年轻的教宗》里,教宗问现在最伟大的乐队是谁?

回答是Daft Punk;




Skrillex花光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就为了买一张 Daft Punk 的黄牛票;



Frank Ocean曾经在接受 New York Times 的采访时,就直言说他超级羡慕、甚至想成为Daft Punk,在杂志 Boys Don’t Cry 以经典的头盔造型致敬偶像;




侃爷也感慨:“如果你要问世界上谁对舞曲的影响最大?所有人都会说是Daft Punk。”



自 2014 年格莱美之后就消失在公众视野的Daft Punk,或许是世界上“假新闻”最多的乐队了。

如果你在 Google 上搜索 Daft Punk:Daft Punk 将要发布新专辑、Daft Punk准备在某音乐节演 出、Daft Punk可能要再来格莱美演出了......假新闻简直数不过来。



虽然大家看到关于 Daft Punk 的新闻,都习以为常地想到这会不会又是一次咋胡——不过,这个双人组最近还真的在巴黎 Philharmoni 举办了一场展览。




展览以 14 年前发布的专辑《Human After All》中热门歌曲《Technologic》为主题。




MV里充满未来感的头盔,以及那些服饰、吉他、动画、数字屏幕、乐队成员 Thomas 和 Guy 亲自制作的装置,都可以在展览里找到。

 


Daft Punk被神化,不仅因为奠定了 French House 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对 90 年代舞曲的发展有着无可磨灭的深远影响……




更因为他们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神出鬼没的行踪、漫天飞的“假新闻”,然而对待音乐却又朋克、酷进骨子里的态度。




没有人会忘记,Daft Punk现场演出的超时空的惊艳,以及那些血脉贲张的节奏、波普的声音。







Daft Punk干过的酷事儿



大部分人对于 Daft Punk 的第一印象,都是两个宛如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闪耀着光芒的金属头盔。




1999年9月9日,正值千禧虫引起每个计算机用户恐慌的年代,便是 Daft Punk 机器人的“生日”。


据说,当时 Thomas Bangalter 和 Guy-Manuel 在录音室录歌时,采样器被一个编号为“9999”的 Bug 破坏并引起了爆炸。



两人的脸部被飞溅的火花弄伤,于是便从法国搬到加州,邀请各路艺术家、制作团队、特效化妆师以 Y2K 为灵感制作头盔。





并融入了金属、镜面、LED特效,炫酷到让人赞叹这真的是一次绝妙的宣传。

结果,俩人这头盔一戴便是 20 年。



就连在 MV 里以为终于要露脸,结果一脱下头盔,居然是一块主板。



可以说,戴上头盔的 Daft Punk 彻底从人类中被解放,以 2001 年释出的专辑《Discovery》为起点,启动了机器人形象。


“We are not dead. We just became robots.”

——Daft Punk



歌曲的编排无不模糊着未来主义与现实的界限,融合着虚拟和真实的世界,乐队成员穿戴金属头盔和手套拍摄MV、接受电视访问、表演Live Show......



从《Discovery》到 2005 年的《Human After All》、2010 年电影配乐《Tron:Legacy Reconfigured》,




再到2013年捧回5座格莱美奖杯、登上了81个国家专辑榜榜首的《Random Access Memories》,Daft Punk的头盔一直在不断地进化。




头盔所营造的神秘感极大地激发着人们的好奇心,人们乐此不疲地窥探 Daft Punk 在变成金光闪闪的“机器人”之前,他们的真面目到底是啥。



于是,我们发现 Daft Punk 的前身是一个组件与1992年的法国三人音乐团体——Darlin,在其中一员 Laureng Brancowitz 离队后,剩下的俩人继续玩音乐。




Darlin的音乐融合了House、Funk、Techno、Disco、Rock及 Synth-pop 各种元素。

不过,一开始这种音乐并没有被主流接受。




英国著名流行音乐杂志《Melody Maker》还给出尖锐负评,说他们就是“A bunch of daft punk”(一堆蠢朋克)。




不过,Thomas和 Guy 心倒是很宽,直接用 Daft Punk 当作乐队名。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们成功地解构、糅合、重组美国黑人的Blues、Jazz、Soul音乐,推动了 French House 运动。




没有人预想过,从美国底特律起源的电子乐,居然在两个法兰西制造的机器人手里,成为风靡全球的流行风格。



 

即便当时这些音乐概念因为太过超前,并没有被大多数乐评人看好,但 Daft Punk 在所发行的为数不多的专辑里,逐渐建立起自己对律动、音色、结构、旋律的理解和风格。

这不是底特律的,也不是巴黎的,而是 Daft Punk 的音乐。



不仅如此,细数 Thomas 和 Guy 做过的一箩筐怪事儿,也真的是酷上天。 

比如在巴黎迪士尼乐园搞过一场锐舞派对;




邀请日本科幻漫画家松本零士为专辑《Discovery》打造动画电影《银河生死恋 5555》(Interstella 5555: The 5tory of the 5ecret 5tar 5ystem);



成立至今,根据合作的内容不断换合作伙伴,可谓是流水的制作、经纪人,铁打的Daft Punk!


维京唱片的高层给 Daft Punk 安排了前往纽约餐馆的豪华轿车,结果两个年轻人丝毫不买帐,转身跑去搭地铁,留下一脸尴尬的经纪人。



代理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