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大学“最残酷”入学演讲: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努力了也没有得到回报

2019-04-17

“等待你们的,是即使努力也得不到公平回报的社会。”近日,在2019年东京大学入学典礼上,人文社会学系教授上野千鹤子这样说道。这一演讲一时间引得众多人感慨和赞同,被人们认为是又有力又温柔的演讲。

在场的三千多名东大新生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后留下的精英,演讲中上野却让他们“不要太逞强勇于承认自己的弱点,并相互扶持“。

她还提到性别平权的思想,“女权思想并非是提倡女性要像男性一样,弱者要变成强者,而是要让弱者以弱者的身份受到尊重。



上野千鹤子


恭喜成功入学的各位,你们经历了激烈的竞争,终于站在了这里。


女大学生的现实


回首刚刚过去的高考选拔,我想你们之中的每一位都不会去质疑她的公平性。如果这场考试也掺杂着不公的话,你们应该会极其恼怒吧。

然而,就在去年,东京医科大学被爆出存在入学考试中的差别待遇,对女学生和复读生进行了有目的性的筛选。

随后经过文部科学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的医学部进行了的调查,发现女性学生入学的困难程度——男生的合格率竟平均达到了女生的1.2倍。东窗事发的东医大是1.29倍,最高的顺天堂大学达到1.67,昭和大学、日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等私立学校也赫然紧随其后。而低于1.0,也就是说女生反而比较容易考上的则是鸟取大学、岛根大学、德岛大学、弘前大学等等地方国立大学医学部。

顺便说一下,东大理科3类则是1.03,虽然比平均低却比1.0要高,这个数字该如何解读呢。统计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考察只有基于统计才能成立。

女生比男生更难通过是因为男生的成绩更好吗?公布了上述结果的文科省的负责人做出了这样的评论:“男生(合格率)占据优势的学部与学科除此之外完全没有,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都是女生占优势的情况比较多。”也就是说,其他学部的女生入学的困难程度都在1以下、唯独医学部超过了1这一情况,定然是有某种理由存在的。

事实上,各种数据都表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都比男性考生要高。首先,女生为了避免复读,一般选择志愿时都会留有余地。其次东大新生的女性比例长年以来一直没能越过“20%之墙”——到了今年更是只有18.1%,比去年还要低。

东京医科大学2018年入学考试的男女合格人数推移


从统计上说男女生偏差值的正态分布并无差异,因而说明报考东大的女生要比男生更加优秀。再者男女学生升入4年制大学这一比例本身就差距很大,2016年的学校基本调查表明男生升入4年制大学的比例是55.6%,比女生的48.2%高出7个百分点。这一差距并非成绩之差,而是“儿子供到大学,女儿供到短大”这一父母们重男轻女的想法所造成的。

最近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尤斯福·扎伊访问日本,呼吁“女子教育”的必要性。这一点在她的母国巴基斯坦是很重要的,对日本来说,女性教育能说是毫无关系吗?“反正你是女孩子”、“说到底你只是个女孩子罢了”,女孩子们在成长中就是这样被泼了冷水、扯了后腿,冷却了自己主动去奔跑的意愿。

马拉拉

马拉拉的父亲曾经被问到,“你是怎么教育自己女儿的呢?”他这样回答:“一路走来,不要去折断女儿的翅膀。”如他所言,绝大多数的女儿们,都曾在孩童时期,有过“翅膀”被折断的经历。

在这种情况下,努力升入东京大学的男生与女生们,面对的又是何种环境呢?在与其他大学的联谊会上,东京大学的男生们很受欢迎。而我却听到有东大的女生这样说:在联谊问起自己是哪所学校的时候,她回答,是“东京..的..大学",原因是如果说自己是东大的学生,别人就会躲开你。

为什么男生可以很自豪地说自己来自东京大学,而女生却会在这一点上模棱两可呢?因为男性的价值明明和成绩的好坏是一致的,而女性的价值却并非如此。


东京大学

女孩子从小开始,就被期待能变得"可爱”。而所谓的“可爱”,究竟是何种维度的价值呢?是"被爱”、“被选择",是"寻求守护”,是包含了“保证不会对对方造成威慑”的价值。因此,有的女生选择不去展示自己优异的成绩,掩盖着自己是东大学生的事实。

曾经有一起这样的案件,东大工学部本科与研究生院的5名男生,对私立大学的女生进行7集体性的猥亵。最终3人被退学,2人学处分。

有作家以这件事为原型,写了一本名为《因为她脑子不好使》的小说,去年我们还围绕这个主题举行过讨论会。“因为她脑子不好使”,据说是来源于调查时加害者实际说过的话。如果读过这部作品,你就会明白,社会对东大的男生投去的是什么样的视角。

我听说,东大现在还有一些不让本校女生融入,而只允许其他学校女生加入的男生组织。半世纪以前,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有这种组织,而让我震惊的是,50年后的今天,这样的组织依然存在。

你们之前所经历的学校生活,原则上还是一个平等的小社会。成绩的竞争上没有男女之别。但是,从你升入大学的这一刻开始, 你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有着隐性的性别差距的社会。至于走出大学,踏入社会,你要面对的则是更为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

可惜的是,东京大学在这一方面也是一个鲜明的反例。本科生20%的女生占比,到研究生、博士生的25%、30.7%...而在这之后却是女性比例的滑坡,18.2%的助教比例、11.6%的副教授、7.8%的女性教授占比,这是一个比国会议员的女性占比更低的数字。女性学的部长、研究科长中15人仅有一名女性。而东大历代校长无一为女性。


作为女性学的先驱


研究这种事情的学问诞生于40年前。女性学这门学问。之后被叫做性别研究。我还是学生的时候,世界上并没有女性学这个学问。因为没有,所以我创造了它。

4个半世纪前,我到东京大学就任的时候,我是文学部第三位女教师。然后站在讲台上教女性学。开始研究女性学,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解不开的谜。为什么男人工作女人家务都是固定的?家庭主妇到底是干什么的人?没有餐巾和棉条的时代月经用品用的是什么呢?日本的历史上有同性恋者吗?因为谁都没有调查过,所以没有先行研究。

因此无论做什么都能成为那个领域的先锋,第1人。今天在东京大学,家庭主妇的研究,少女漫画的研究和性感的研究都能取得学位。那是因为我们在新领域奋斗,一直在奋斗。而我最大的动力,是对不公正的好奇心和对社会不公正的愤怒。

学问也有风险。对于衰退的学问,有从新兴起的学问。女性学是风险投资。不仅是女性学,环境学、信息学、障碍学等新领域也纷纷诞生。因为时代的变化追求它。


在变化和多样性的开拓下的大学


总之,东京大学是在变化和多样性的开拓下建立起来的大学。就是选拔像我这样的人站在这里的证明。东京大学中,有第一个在日侨胞教授姜尚中,也有国立大学的第一个高中毕业的教授安藤忠雄。还有盲盲三重残疾人教授福岛智。


东京大学


你们是通过重重选拔才来到了这里。每一名东大生每年要花费500万日元国帑。而今后4年等待你们的将是极好的教育学习环境,这一点在这里执教多年的我可以保证。

“努力就有回报”,你们应该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走到了这一步。但是,正如我开头提到的不公正录取一样,等待着你们的,是即使努力也得不到公平回报的社会。

请不要忘记,“努力就有回报”这种想法本身,并不是你们努力的成果,而是托了整个大环境的福。你们今天能够坚信“努力就有回报”,得益于至今为止你周围的环境:你得到的鼓励和推动,激奋与昂扬、你成就背后的评价与赞赏。世上有很多努力也得不到回报的人、想努力但是努力不了的人、努力过度身心俱疲的人。也有在努力之前就被他人质疑、深陷自我怀疑,从而熄灭了奔跑念头的人。

因此,请不要把自己的努力,只用于追逐自己的胜利。不要用自己得到的环境恩惠,去贬低那些处于弱势环境中的人。请把自己所得到的东西用于帮助他们,承认自己的弱,而不是逞能自己的强,与环境中的人一起,互相支撑着走下去。

女性学亦是如此,诞生于名为“女性主义”的运动,所追求的绝不是“女性要变得和男性一样"、“弱者要翻身成为强者”。女性主义是承认弱者,追求让弱者以弱者本身的姿态得人的思想。


在东京大学学习的价值


前方等待着你们的,将是现有理论完全不适用、发展完全无法预测的未知世界。在此之前,你们所追求的是有正解的知识,在此之后等待着你们的,是充斥着没有正解问题的世界。

不是去掌握现有的知识,而是与能催生出至今为止从未有人见过的理念的知识共生,我坚信,这才是在大学里学习的价值。诞生新知识的知识,也即所谓"元知识”,让学生能与元知识共生,才正是大学所承担的使命所在。

欢迎来到东京大学。


详情咨询